注册

年内多达3048只产品变更基金经理,离职潮为何越演越烈?

2021-12-02 17:54:41 经济观察网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邹永勤 随着近期一系列基金经理变更公告的密集发布,岁近年末,基金离职潮成为了公募基金圈内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据通联数据Datayes!的统计,截至11月30日,年内有发生基金经理变动的公募基金产品数量高达3048只,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的2584只,刷新了基金离职潮的新纪录。

业内人士是如何看待基金经理的频繁跳槽?而基金经理变更后的基金产品业绩表现又会如何?这些,无疑是市场最为关心的所在。

从另一个角度看待基金离职潮

对于越演越烈的基金离职潮,有不少市场声音把其归咎于公募基金行业竞争过度激烈,优胜劣汰造成的大趋势;对此,通联数据首席投资官盛元君却有着不同的看法。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盛元君表示,“我觉得绝对数量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而且不客观;因为随着公募基金行业的发展壮大,基金数量本身就在变多;应该从有基金经理变动的产品数量占总基金数量的比例这个角度来进行比较,这才客观、合理”。他进一步指出,由于公募基金数量近年大幅上升,公募基金经理变动也是正常现象,从占比角度来看,年内出现换帅(基金经理变动)的产品数量在所有基金产品总数中的占比其实是在下降的。

通联数据Datayes!显示,在2012年至2020年的九年里,每年出现临阵换帅的公募基金产品数量分别是374只、525只、842只、1367只、1578只、2285只、2208只、2370只和2584只;相对应的这些临阵换帅产品数量占当年总基金数的比例分别是33.5%、24.4%、30.7%、33.1%、26.5%、30.2%、24.2%、21.3%和18.7%。今年前11月发生基金经理变动的产品虽然高达3048只创下历史新高,但其占比仅只有17.8%。

因此,虽然从绝对数量来看,出现基金经理变动的产品是呈现逐年递增的趋势(除2018年外),离职潮似乎越演越烈;但从占比来看,却是出现了递减势头;而年内换帅的3048只产品,其占比更是只有17.8%,创近十年来新低;所谓的基金离职潮,其实是一个伪命题。

(数据来源:通联数据Datayes!)

虽然是个伪命题,但由于绝对数量较多,那么基金经理为何离职,而更换基金经理后的产品表现又会如何?这无疑仍然是投资者最为关心的问题。

对此,在深圳私募圈有着将近十年工作经验的黄木圣则对记者指出,基金经理变更不外乎主动和被动。主动方面,则主要是个人谋求更好的发展,比如公奔私、小换大等等;由于近年来很多著名基金经理奔私后业绩都不行甚至重新返回公募界,从而使得公奔私的现象减少,更多的体现为从小的基金公司换到大的基金公司。而被动方面,则是因业绩表现不好导致基金公司的临阵换帅,这往往是基金经理离职的最主要因素。

黄木圣进一步指出,“我们通过对近几年不同资产管理规模公司的基金经理次年离职概率情况进行统计后发现,管理规模越大的基金公司,其基金经理的稳定度越高,因为大基金公司背后的投研团队更能使基金经理获取佳绩,相反,基金经理离职潮更多的体现在小基金公司身上。这就是为何大的基金公司更能出明星基金经理的原因,也是为何基金经理热衷于‘从小奔大’的原因。通俗来讲,所谓的基金经理离职潮,实际上就是业绩差的被公司淘汰、而业绩好的向往更好的工作环境,这在各行各业都是普遍的现象,没必要炒作什么基金经理离职潮”。

临阵换帅后,相关基金产品业绩表现不一

既然业绩表现不好导致基金公司临阵换帅是基金经理离职的最主要因素;那么,基金经理变更后的基金产品业绩又会如何?真能起死回生吗?

据通联数据Datayes!的统计,在年内有发生基金经理变动的3048只公募基金产品当中,有一部分已经因业绩原因被清算。在剩余的存续产品当中,有可比数据的为2656只。

而在这2656只产品当中,变更基金经理后业绩跑赢没变更前的仅有1351只;而在这1351只产品当中,能够跑赢同类产品平均收益的不到800只,可见临阵换帅效果并不明显。

而在另外1305只换帅后业绩跑输前任的基金产品当中,有很大一部分出现了业绩亏损、且在全部基金的年度业绩排行榜中垫底的情况。

其中,换帅后表现最差的要算交银中证海外中国互联网指数(164906),该产品原先的基金经理为蔡铮,于4月30日变更为邵文婷。数据显示,该产品从年初至4月30日时的收益率为-2.37%;但自从变更为邵文婷后,其业绩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截至11月30日,其收益率为-39.55%,排在公募基金业绩最差榜的前三甲之列。

图表2:长城行业轮动灵活配置混合A临阵换帅后的业绩情况

而长城行业轮动灵活配置混合A(002296)则是最让人惋惜的临阵换帅产品。该产品原先的基金经理为刘疆,其年初至7月30日的收益率为83.14%,一度问鼎收益榜冠军宝座。但从7月30日开始,其基金经理增加了杨宇,而经过了28天的过渡期后,从8月27日开始由杨宇独自掌舵。数据显示,从8月27日至12月1日,足足97天时间里,杨宇掌舵的长城行业轮动灵活配置混合A的收益率仅为0.01%;从而导致该基金产品年初至今的收益率仅为97.9%,已经跌出了收益榜的三甲之列。

当然,并不是所有产品在变更基金经理后均表现不佳。如前所述,在1351只临阵换帅后跑赢前任的产品,也不缺乏业绩彪炳者。其中,换帅后业绩真的起死回生、堪称经典之作的,非金鹰民族新兴灵活配置混合(001298)莫属。

资料显示,金鹰民族新兴此前的基金经理为陈立,从3月16日变更为韩广哲。从年初至3月16日(则陈立执掌期间),金鹰民族新兴的收益率为-0.04%,基金规模仅约1亿元左右。自3月16日换帅为韩广哲后,金鹰民族新兴的表现有如神助,以53.21%的收益勇夺上半年收益冠军榜宝座;截至11月30日,其收益率为91.3%,仍是本年度收益冠军榜的强有力竞争者。在业绩大幅飙升的同时,其基金规模亦水涨船高,从陈立时期的1亿元左右大幅增长至三季度的10.54亿元。

图表3:金鹰民族新兴灵活配置混合换帅后大受投资者追捧

此外,申万菱信新能源汽车主题灵活配置混合(001156)、南方军工改革灵活配置混合C(011148)、融通新能源灵活配置混合(001471)等基金产品的临阵换帅效果亦十分喜人,体现在业绩上则是基金经理变更前业绩亏损,基金经理变更后业绩迅速扭亏为盈;而基金产品的管理规模亦跟随大幅增长。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